经典案例
婚庆动态

张玉清:探求油气国际合作高质量路径

发布时间:2019-09-04 13:58



张玉清:1975年12月参加工作。197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1月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勘探系石油地质专业。

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国家能委、国家经委、国家计委、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工作。2012年7月至2016年6月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现受聘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兼职教授。

在多方面风险及挑战下,“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如何高质量发展考验着各方智慧。

油气国际合作是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近些年来,在 “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油气国际合作取得了积极进展和显著成绩。但受国际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油气国际合作也面临诸多挑战。因此,很有必要深入探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国高质量进行油气国际合作的路径。

国际合作是油气市场的现实需要

全球油气供需关系的变化,决定了油气国际合作是现实的需要。

原油贸易格局东移趋势明显。亚太石油需求与北美石油供应的增长,将共同促进世界原油贸易重心进一步东移。美国因素将影响全球石油市场。美国页岩油革命爆发后,原油产量快速增长,出口目标范围不断扩大,目前已基本覆盖了全球主要石油消费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亚太地区,已成为美国原油出口最大目标市场。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不断下降,将由石油净进口国转变成石油净出口国。这使美国有更多手段控制全球能源市场。尤其是挑动中美贸易摩擦,将对亚太地区油气贸易产生重大影响。

全球天然气需求将持续增长。发展中国家电力发展和工业需求持续走强,成为推动全球天然气需求持续增长的主要因素,特别是中国、印度等成为拉动需求的主要力量。天然气消费需求增长,推动天然气液化能力持续增长,主要集中在美国和俄罗斯。美国是天然气液化能力增长最快的国家。全球LNG项目将迎来新一轮投资高峰期。预计2024-2025年,多个LNG项目或将投产。新增产能主要来自北美、东非、俄罗斯、亚太等地。未来较长时间内,国际LNG市场总体将呈现供需相对宽松的态势。

LNG贸易合同和定价方式更趋灵活多样。LNG现货贸易量占比、进出口国家数量、转出口贸易量三大指标的提升,使LNG贸易全球化趋势愈加明显。目前,现货贸易量占全球LNG总贸易量的比重由2012年的18.7%上升到26.5%,再加上短期贸易量则占比超过32%。参与天然气贸易的进出口国家数量逐渐增加。目前,参与LNG贸易的进口国和出口国分别为42个和20个,未来仍将有所增加。随着目的地条款的松动,LNG更加广泛地在各地区间流动,有利于形成全球化市场。受上述因素影响,将推动LNG贸易从追求合同“短小”转向“短中长”平衡,以谋求灵活性和供应安全相统一,也将推动长期LNG协议定价方式更加多元化。

“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全面展开

经过二十多年的国际化经营发展,我国油气行业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持续提升,参与全球油气领域合作的规模不断扩大、合作领域不断拓宽、合作水平不断提升、合作模式不断创新。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油气对外合作已经形成从上游勘探开发、油气贸易到工程技术装备和运输的全产业链全方位合作。

勘探开发方面,国际合作规模不断扩大。我国油气企业在中亚、中东、非洲、美洲、亚太等区域,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管理运作着200余个油气项目,基本覆盖了全球重点油气资源国和油气富集地,为世界油气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

油气贸易方面,近年来我国油气进口多元化趋势明显。过去我国原油进口基本上来自中东,现在原油进口来源国包括俄罗斯、沙特等数十个国家,且呈现高度分散的趋势,但对外依存度增长较快。因此,需要考虑如何在国际石油贸易合作中更多地反映中国市场因素,以确保供需双方的互利共赢和可持续发展。

目前,中国企业为全球近百个国家提供工程技术、工程建设和油气装备服务。据了解,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已成为沙特、科威特和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最大陆上钻井承包商以及阿尔及利亚石油公司最大国际地球物理承包商、中国石化的炼化工程板块在境外十多个国家开展工程承包合作。中国海油的油服公司提供一体化整装总承包作业服务,业务已拓展至亚太、中东、美洲、欧洲、非洲、远东等区域。

中国油气企业,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的装备制造企业,也包括杰瑞、科瑞等民营企业,在装备领域开展了大量国际合作。我国的高端钻机、压裂设备等装备出口南美和中东等地区的国家。在合作模式上,从单一产品出口到成套设备出口,再到装备+服务一体化合作,持续延伸和提升价值链,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高质量合作面临挑战

中国的油气国际合作,不但为世界油气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促进了所在国油气产业的发展,是“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重要典范。但“一带一路”油气高质量合作面临着政治、经济、安全、社会、法律、政策等诸多方面的风险及挑战。

一些国家对华政策摇摆、大国博弈等政治因素,给“一带一路”油气高质量合作带来很大的政治风险。部分国家主权信用状况不佳,存在金融体系薄弱、资金链紧张等问题,项目风险与成本控制问题更加突出,我方可能受其拖累带来“资金流”和财务核算等经济风险。恐怖主义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直接现实威胁。此外,一些国家自然灾害、治安案件等多发频发,波及在当地的我方人员、机构和项目安全。油气项目受环保等诸多敏感问题影响。随着当地民众诉求增多、不满情绪积聚、民族主义情绪抬头,油气合作项目易受攻击和炒作。部分国家修改国家安全审查制度,成为我国企业海外投资所面临的主要法律风险之一。部分国家能源资源和财税政策不稳定,合同难以兑现的情况时有发生,也有可能酿成突发事件。

国际政局变动导致国际关系更趋复杂,给“一带一路”油气高质量合作带来巨大挑战。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以及开启与多个国家的贸易争端,导致国际关系更趋复杂。国际油气市场投资和合作的环境稳定性受到影响。

一些国家在推进与我国进行“一带一路”合作时,面临选边站队的压力。除此之外,部分国家对“一带一路”合作理念与模式的理解存在偏差,把互利互惠的合作理解为中方的支持和援助,提出的要求不符合共建、共商、共享的原则,导致合作中存在一些高风险。

我国油气企业国际化竞争水平还有待提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际业务高质量发展需要进一步拓展。二是高端技术领域国际化竞争力仍需增强。深水勘探开发、LNG、非常规油气等新兴领域是当前全球油气行业发展的重点,而我国油气企业还比较欠缺进入上述业务领域的核心技术和项目管理经验,业务能力亟待提升。三是经营管理水平有待提高。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我国油气企业资本运营和商务运作能力不足,高端商务和技术人才存在结构性短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国际业务的高质量发展。

境外重大能源国际合作项目普遍需要长期、大额、低成本融资,而我国融资成本在国际上缺乏竞争优势。中资银行普遍缺乏稳定、低成本的外汇资金来源,外汇资金来源主要依赖境内,境外发债资金则受限于发行额度和市场条件,资金成本较世行、亚行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高。我国企业在投资海外油气项目时,竞争性受到影响。因此,在开展国际油气项目合作时,一方面要提高我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应探索合理的资金架构和融资方案,多方面多角度提高我国油气企业的海外投资能力。

抓住机遇高质量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所做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效率。”

当前,“一带一路”合作已经进入深耕细作的新阶段,为中国能源企业国际合作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同时,能源国际合作是“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领域,特别是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能源合作尤为重要。油气企业必须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引领扎扎实实推动油气国际合作,必须在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原则的前提下推动项目合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各国国情不同,需求不同,法律法规不同。推进“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必须尊重各国差异,努力探讨符合各国国情的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既能帮助所在国解决能源发展问题,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惠及当地人民,又必须有风险意识,认真研究规避投资风险的措施,搞好项目评估论证,避免投资失误,提高项目的经济性。

随着全球能源生产和消费格局发生深刻变化,我国应更加主动、深入地参与国际能源治理体系,积极支持国际能源治理。通过担任成员国、联盟国、对话国、观察员国等方式,与国际能源署、国际能源论坛、石油输出国组织、国际能源宪章组织等机构加强沟通并发挥影响力,在20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合作机制的关键能源问题讨论时充分表达中方意见,以宏大视野推进能源国际合作,不断提出中国方案,积极参与和引领全球能源治理,不断促进国际能源治理的提升,为能源企业国际合作创造良好的大环境。

在全球贸易格局大调整的背景下,各国正推动调整现有全球能源治理机制和规则,逐步建立新的治理体系,使之反映、适应新的利益格局。这为中国更好地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创造了机遇。中国要抓住这个机遇,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首先,要构建综合保障服务体系,支持企业整体防范风险。这个体系应该包括完善对外合作机制、加大对“走出去”的协调指导和服务、构建“能源产业+金融”合作模式、建立项目信息服务平台、加强能源国际合作人才培养和智库建设、做好安全保障工作等多个方面。

其次,要加强技术研发和创新,扩大高端市场占有率。以油气重大专项为依托,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工程装备等领域的技术攻关,尤其是在非常规、深水勘探开发技术,物探技术和相关软件开发、旋转导向钻井、测井仪器等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力度,早日缩短与国际领先水平之间的差距,提高我国在全球油气高端市场中的竞争力。

再次,要提升国际贸易水平,建立反映区域油气市场的交易平台。积极参与全球油气贸易与市场体系建设和交易规则制定,持续完善贸易网络和全球天然气贸易体系,提升国际油气运营中心功能,积极探讨更好发挥上海原油期货所、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交易功能建设,加快研究建设我国天然气期货交易。在扩大贸易规模的同时,逐步建立反映区域油气消费市场的交易平台,确保交易各方做到互利共赢的长期可持续合作。

要不断提升我国能源企业的国际化水平。我国能源企业应制定和实施国际化运营战略、加强风险防控、提升本土化水平、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积极履行海外社会责任、打造企业海外品牌,提升与其他国际知名能源企业开展国际竞争的能力。

为推动我国油气产业国际合作高质量发展,建议按照“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企业主体、市场运作,不同国家、分别施策,规划培训、标准先行,资金项目、有机结合,政府协议、防范风险,互利共赢、本地元素”的国际能源合作策略开展项目合作。

  • 上一篇:摩根士丹利下调2019年油价需求展望
  • 下一篇:没有了
  • 关注织梦帮公众平台
    获取更多优惠信息!

    友情链接:
    展开